执法队长(小说)
  ——

宁夏司法行政网   发布时间:2017-05-26 09:47:49   作者:

    执法队长(小说)
     (来源:广西政府法制网)
 
    青城市不是很大,但青城市执法队长的名气却是很大。生活在青城市的普通老百姓可以不认识市长,可以不怕市长,但你不能不认识执法队长,你不能不怕执法队长,特别是那些从事修鞋补锅,修理自行车,给自行车补胎打气,贩卖水果蔬菜熟食,日常针头线脑小百货,以及在小学校门前摆着各种诱惑童心初开小朋友的各种玩具的小商小贩们,更是如惊弓之鸟,只要这执法队长带着他的那帮大盖帽出现,这帮小商贩们就像在埋头啄食的麻雀,仿佛听到头顶一个炸雷一样,立即吱吱喳喳四散飞窜,尽管每次执法队长都是悄悄地出现。
    由此,青城市的群众对政府怨气很大,背后都是指着市长的背脊骂娘,更堪的是市内有线电视播出市长讲话的画面时,老百姓马上把频道换掉,并随口骂句粗话。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老百姓的议论铺天盖地都传到市长耳朵,青城市颜市长也是个有血性的人,听到了气得火冒三丈,不治理乱摆卖影响交通影响卫生,城市显得脏乱差,特别是创建卫生城市、文明城市的活动,评估组都不用明察暗访就一票否决了,作为青城市民也很丢脸。但火归火,既然你是这一市之长,作为父母官就不要计较这些了。要让民众服你,还得认真解决好这个大难题。
    为解决这个大难题,颜市长带有关部门进行了查访调研,经过调研,颜市长也觉得这个难题也不是简单处理就能了事的。首先,群众的就业问题就让你头痛,在青城市从事流动摆摊的有近万人,你不给摆卖了,到那里找近万个就业岗位?其次,清理了这些乱摆乱卖,群众觉得生活不方便,早上上班顺手买个早点,下了班顺手买个菜都买不到了。自行车漏气了,找不到打气的,只好推着上班,迟到半个小时。政府大楼打字员小郭挤公车时人多拥挤,把高跟鞋一个鞋跟挤断了,下车找不到补鞋的,只好一脚高一脚低嘟嘟哝哝地走进政府大院,令一帮刚参加工作的小伙子以为小郭扭伤了,纷纷到打字室去慰问小郭。
    从查访调研看,小商小贩的摆卖确实有市场的需求,但乱摆乱卖又给市容卫生带来极大的影响,就算中央文明委不来挑刺,面对满地垃圾,本地常住户的老百姓都也在骂,为什么市长不来管一管。还有野蛮执法问题也很严重,执法队员个个都是愣头青,面对这些小商小贩个个如狼似虎,没收小商小贩的东西毫无怜悯之心,乒乒乓乓往皮卡车上扔,有时你推我拉还造成人员受伤,让人想起电影中某些军队抢劫老百姓的画面。所以选好执法队长也是个大问题。于是市长召开政府常务办公会决定,公开招聘执法队长,谁能提出治理好的方案,谁能治好这种现象,就聘谁担任执法队长。
郑枫这位毕业后不愿被束缚手脚的尚在社会闯荡的法学硕士生,浪子回头,一反平时低调作风,高调参与应聘,精神抖擞,又是笔试又是面试,过五关胜六将,脱颖而出,被聘为青城综合执法队长。哥们几个找他庆祝一番,现在这位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穿着上有点不入时被戏称为“孔乙己”的学究,现在却是衣着笔挺,讲话声音洪亮充满信心,不像以前总像解放前的地下工作者一样,讲话声音放得低低的,衣服穿得灰灰的毫不显眼。你看平时慢条斯理的他仰脖子—咕噜一杯酒下肚,豪气十足蹦出一句:“我要为我们这代人争口气。”让哥们几个好一片欢呼。
果然,郑枫队长上任后烧了三把火,第一把火将综合执法队的每个成员进行培训,并对执法观念、执行水平、工作方法进行考试,合格的持证上岗,不合格的断续培训或转岗;第二把火是规范路段交通要道、交通主干道,流量大的支线路一律不许摆摊买卖,在那不影响交通的前提下,交通流量不大的支线路段,正常划定地段,由工商发放证照,纳入管理可以摆摊买卖,既照顾群众生活的方便又不妨碍市容交通;第三把火是统一执法,综合执法队的成员是来自市里公安、工商、城建、环保、卫生等部门,各个部门来的人员实行统一执法,不得各行其是。这三把火得到市政府的支持并以市政府名义公告实施。公告实施后,青城市的小摊小贩自觉按规定的地点摆卖,并接受管理,再加上综合执法队统一文明公正执法,青城市原来那种鸡飞狗跳脏乱差的现象慢慢扭转了,群众也不再指着市长背脊骂娘了,青城市又呈现出交通畅通,市场繁荣,生活方便,人气火旺,文明有序的优美环境。
谁知刚治了头痛,脚痛又来了。小摊小贩不乱摆了,可是汽车又乱停放了。于是郑枫队长先礼后兵,也是报市政府先出公告不许乱停乱放车辆,发现乱停乱放,一律拖车并罚款。公告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和整治,乱停乱放现象也得到扭转。但仍会有一些强势部门置之不理,车辆随意停放。于是郑枫决定采取强制手段拖车处罚。
正式实施第一天,在市交通主干道向阳路上一辆擦得亮铮铮的奥迪轿车,居然张狂地停在禁停车牌前,郑枫生气地叫来了拖车正准备拖车。
“队长,这是市长的车。”那拖车分队长张南到了现场看了车牌说。
于是大家都停下来,是啊,拖了市长的车,这还得了,不是给市长的脸抹黑吗?
“你确定是市长的车?”郑枫愣了一下,绕车子转了一圈,问张南。
“确定,前两个月,市长到郊区处理洪水灾后村民重建工作问题,他的车陷到泥淖里,就是我去把车拖起来的。”张南说。
郑枫开始犹豫了。市长是位非常关心群众为民做实事的市长,市民有什么诉求,只要合理的,基本都能解决。而且如果不是市长提出公开招聘,自己还不知自己在那里埋没,那能当上这综合执法队长风风光光施展自己的抱负?现在治理到他的头上,岂不是很难堪了。留点面吧,心想不拖算了。
“好像我这两天在电视中看到市长不坐这车了,是不是实行公车改革了,市长换车了。”综合执法队办公室主任李明若有所思地说。
“公车改革车牌也应改换,现在车牌都没更换,这辆车确实是市长的车。”张南说。
“十天前我们在市政府车队帮拖车,还看见这车停在车队,是市长的车没错。”另外一位拖车队员十分肯定地说。
到底拖不拖?大家目光一起集中盯住了郑枫队长。郑队长脸一下红了起来,他想自己立志公正执法,但碰到具体问题还是有难跨越的感情门槛。拖,对于招聘自己当综合执法队长的市长是不恭敬;不拖,对不起市民,自己也有悖于执法公正。转念一想,市长是为执法公正才公开招聘的,执法一视同仁,才能实现市长对市民执法公正的承诺。如果市长执法像手电筒一样光照别人不照自己,那为这样的市长拼搏也不值。
“拖。”郑枫咬咬牙说。
听了郑枫的指令,大家七手八脚在奥迪车前忙着准备拖车时。
“别拖别拖,这是我的车。”青城市的民营企业家青城最大的房地产商林富匆匆忙忙跑来气喘吁吁地说。
“什么?这是你的车?”郑枫充满疑惑地问。
“哦,哦,是上周我从市政府拍卖会购的车,因没办好牌照,车管部门允许先用这个牌照,我想,我想趁这机会,过过市长车的瘾。”林富这时显出一种底气不足怯怯懦懦地说。
    “啊?”周围的人瞪大眼睛看着这位大老板,嘴巴都张圆了。
(编辑:夏金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