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行政系统十九大代表风采
  ——

宁夏司法行政网   发布时间:2017-10-18 15:36:24   作者:

 

 

一名律师的社会责任与担当——党的十九大代表薛济民

 

 

8:30   从律师事务所出发;

9:00   到达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

10:00 参与法律顾问模式讨论……

党的十九大代表、江苏省律师协会会长薛济民每天的行程都安排得满满当当。

薛济民说:“即便再忙也要抽出时间办理法律援助案件,忠实地履行社会责任,这是我对自己的要求,也是作为一名律师的初心。”对薛济民而言,成为司法行政系统党的十九大代表中唯一的律师,既是一种引以为自豪的荣誉,更意味着增添了一份不可懈怠的责任。

薛济民出生在江苏如皋,9岁时,随军到南京求学,在求学的日子里,受外在成长环境的影响,渴望像一名侠客一样,行走江湖,扶危济困。22岁,选定了自己的职业——律师。

作为律师制度恢复后最早一批执业律师,薛济民见证了律师行业的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全面依法治国进程的不断推进,遇事“找法律”的观念深入人心,法律援助范围不断扩大、无律师县“清零”、试点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律师的执业权利得到保障,有了更多话语权,这些变化让整个律师行业备受鼓舞,律师行业迎来了春天。

“律师业务已从最初的刑事辩护和婚姻家庭、债务纠纷等民事诉讼代理业务,广泛渗透到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工作、生活等各个方面,并全面参与刑事、民事、行政诉讼活动。”薛济民认为,随着法律共同体建设的不断强化,律师在法治建设中的角色和责任也不断在转化,律师的专业法律意见日益得到政法机关和政府部门重视,尤其是在科学立法、重大决策事项评估、促进依法行政、化解信访、防范冤假错案等方面作用不断增强,律师业发展必将进入一个全新阶段…【详细】

 

 

一个用心融化“刺儿头”的“特殊园丁”——记党的十九大代表李彦

 

 

“我的文笔不是特别好,但是这是我很认真写的。在我心里,您是个非常好的警察,对待每一件事都非常地认真。在平时您又是一个特别温暖的人,不计较得失,宽容别人、包容别人。我把您当作我的家人,不可或缺的家人!”

——摘自一名刑满释放人员的来信

这是一封特殊的来信。

信件的标题处写着:《这封信送给我特别重要的人》。

发信人:一位刑满释放的女孩

收信人:党的十九大代表、北京市天堂河女子教育矫治所四大队党支部书记、大队长李彦

当收到这封近三千字饱含深情的信时,李彦激动地哭了。用她的话说,“我流下的是温暖的泪、感动的泪,更是欣慰的泪!”

从1998年7月参加工作至今,李彦已经在天堂河女子教育矫治所工作了近20年,而“矫治一个人,就是挽救一个家”这句话也随着时光的斗转星移在她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多年来,她充分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坚守因“人”施教、感化心灵,帮助一个个服刑人员重新找回了人生的方向。

回想起选择这份工作的初衷,快人快语的她这样回忆道:“对于我来说,做一名人民警察是儿时的梦想,而我大学所学的是师范专业,司法行政系统教育矫治工作将我的梦想和我的专业紧紧地融合在一起。可以说,我现在是一个‘特殊的园丁’,我要帮助我的‘学生’回归家庭、回归社会,成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守法公民。”

 “在入职的第一天,我的教导员曾对我说,‘我们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要仅仅把它当作一份职业,更要把它当作一份事业去干。职业是谋生的手段,而事业则是一种理想信念的追求’。这句话坚定了我的选择,让我在教育矫治的岗位上无怨无悔地坚守着”,李彦动情地说…【详细】

 

30年如一日挽救迷失的灵魂——记党的十九大代表霍永武

 

 

 

“从警35年来,我有‘两个忘不了、两个改不了’。”十九大代表、甘肃省临夏监狱监狱长霍永武说,“忘不了父亲对我的嘱咐、忘不了党组织对我的嘱托;改不了年少时的信念、改不了入警时的初心。”

高高的个头,工作时严肃、一丝不苟,闲暇之余却总能听到他爽朗的笑声。和霍永武攀谈,记者发现,他的记忆力超强。

从1983年开始,霍永武成为一名监狱人民警察,从普通民警到政治处副主任、大队长、副监狱长、监狱长,每一个岗位上的工作,他都记忆犹新,如数家珍。

霍永武说,在罪犯教育改造实践中,他始终秉持“惩罚和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的监狱工作方针,30多年来教育改造了数千名罪犯,将他们教育成对家庭负责、对社会有用的人。

今年30多岁的徐某,是一名“80后”,却已“三进宫”,本就脾气暴躁的他成为监区的改造“刺儿头”。

“我知道我的毛病,我就是这个样子。”不仅如此,徐某还在会见家属的时候,多次指使不明情况的亲属去上访。

2016年4月,霍永武获悉这一情况后,凭借着丰富的教育改造经验,他分析认为:“对徐某的教育改造,重要的突破口就是他的家人。”

那时候,刚好徐某的父亲前来会见他,监狱借机给他父亲详细讲了监狱耐心教育改造徐某的情况。

“您孩子还年轻,我们都不应该放弃。”

听了管教民警的一席话,徐某的父亲感慨地说:“原来对监狱不了解,没想到你们这么清楚我孩子的脾性,这么关心我的孩子。”

“亲情的纽带牵上线,就要及时趁热打铁。”霍永武说,当时徐某腰部发病,监狱批准他和家人打了亲情电话。

经过他家人的劝说,徐某从心灵深处受到触动,从此开始服从民警管教了。

“他现在能够忍让了,也不找民警‘麻烦’了,还会主动帮助生病的服刑人员,这在以前是几乎不可能。”霍永武说…【详细】